保定涞水94岁老八路:那是一段无法遗忘的记忆

2020年09月21日 19:15来源:未知手机版

婴儿百天送什么,rodarte,绵阳特大制毒案

保定涞水94岁老八路:那是一段无法遗忘的记忆 2020-09-16 11:41:26 保定日报 >村路起伏,蜿蜒幽深。在涞水县东文山乡西长堤村的一座农家小院里,记者见到了94岁的老八路郑文彬。

尽管见面之前县里的朋友说过老人身体不错,但甫一见面,依然惊诧于老人的健康。迎接记者进门的郑老爷子,脸色红润,身板挺直,声音洪亮,口齿清晰,虽然拄着拐杖,但走起路来稳稳当当。这哪里像94岁的老人?

落座后,面前的茶几上放着几个小铁盒,里面装有老人此生最珍贵的东西——几枚闪闪发光的勋章。“这枚勋章是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时,国家给发的,是我最宝贵的东西。”打开盒子的瞬间,郑文彬也打开了一段尘封的记忆。

当兵头一夜,17岁的他就扛枪站岗执勤

1942年,为了生计,16岁的郑文彬离开家乡,跟随邻村东长堤村民到北京房山区三家店附近开山采石,“那个时候,日本鬼子经常端着刺刀冲进村里,见门就踹,见东西就抢,见房子就烧,老百姓都恨透了他们。”

1943年2月,17岁的郑文彬加入八路军老七团一营一连,成为当时连队里年龄最小的兵。入伍当夜,抱着一杆老式步枪,在部队驻地房山区杜家庄,第一次站岗执勤。“当时小,又头一次扛枪,黑漆漆的夜里,有个动静我都激灵一下。”

虽然参军时还没啥觉悟,但在后来的从军岁月里,郑文彬越来越觉得这支队伍的与众不同。指导员讲道理,连长讲如何打击敌人,排长教具体战术,班长则带着练习投弹、隐蔽、刺杀等。如果驻扎在村里,没事的时候,八路军还帮着老乡挑挑水、种种庄稼、打扫打扫院子。郑文彬回忆:“那时老乡们吃不饱,但只要一说八路军来了,总会七凑八凑整出些红豆饭、野菜团子出来。不过,大多的时候战事紧,刚扒拉几口就得出发。”

昼伏夜出“游击战”,与敌人斗智斗勇

“原则上,敌人少的时候,就予以重创或消灭;敌人多了,就躲起来。”老人说,当年他们的武器装备很简陋,就连最普通的步枪都不是每人一把,刚参军时没有枪,部队就发给他两枚手榴弹。

那时候,打小鬼子以昼伏夜出的游击战为主,“即使晚上睡觉,也不能脱衣服,因为鬼子随时会来扫荡。打好背包,坐在背包上睡,随时准备走。”由于太行山区的独特地理条件,郑文彬所在部队经常半夜穿梭在崇山峻岭中,对驻扎在涞水、张坊、门头沟一带的日军屡屡袭扰。

“要说跟日本鬼子的正面交锋,就属在房山区南窖村的那场战役了。”1945年2月份,郑文彬所在部队得到线报,房山区南窖村山上驻扎了一些日本兵,部队派出一连和七连对其围剿。“鬼子武器比我们好,不能强攻,只能智取。”

根据作战计划,一连从北山往上攻,分散日军注意力;七连再趁乱从南山往上冲,前后夹击把日军一网打尽。不过,因为双方武器装备过于悬殊,再加上占据邻村北窖村的日军前来支援,“瓮中捉鳖”的好戏被打乱了,“分给我的十来发子弹全打没了,剩下4颗手榴弹,都是趁着日军快反扑的时候才投出去一个。”

虽然没有成功端掉这个日军据点,但这一次战斗,有力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。

一宿攻下柴沟堡,追击伪军残敌100多公里

1945年8月15日,日军投降。日军投降后,部分伪军残余拒不投降,郑文彬所在部队随即前往涿鹿方向剿敌,后经涿鹿、下花园、宣化、张家口,连夜收复多个据点。

在张家口休整三天后,部队再次行进到柴沟堡车站,“只在车站休整了一夜,没想到第二天刚蒙蒙亮,战斗又打响了。”老人说,当时的战斗激烈,子弹到处飞,身边有炮弹在爆炸,炸飞的泥土劈头盖脸地扑下来,身边不停地有战友倒下,但大家还是坚守在自己的阵地上。“几乎都是南北扯着打,越打越往西,一直打到柴沟堡城。”

本文地址:/chaoliushishang/107600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